雙擊開始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平凡文學 > 我在鬼片世界最新章節 > 第249章 片場詭事

我在鬼片世界 第249章 片場詭事

    “你真是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徐樂民下意識的轉頭,卻沒看到任何一個人,他奇怪的聳肩,轉身拿起一盒鴨腿飯,打開放在鼻子前深吸一口:“哈!還是貢叔家的鴨腿飯正宗啊,不像現在那些店總一直用醬燒,鴨皮上的醬吃空了,里面的肉沒有一點味道。”

    就在徐樂民低頭大口吃飯時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鏡子里,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從上方緩緩落下。

    紅裙邊如火焰燃燒。

    鏡子里的紅色身影落地,一雙眼睛充斥著怨恨。

    “老公啊!”她恨恨的看著低頭扒拉著鴨腿飯的徐樂民。

    “嗯?”徐樂民疑惑的抬起頭,環視四周,卻并未看到什么:“我怎么老是幻聽?”

    他搖搖頭,再次低下頭暴風式吸入米飯。

    “老徐,上場啊!”導演的喊聲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“哦,來了,來了!”徐樂民匆忙扒拉兩口飯,蓋上盒飯蓋子后從椅子上拿起道具刀,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珍妮!!”那紅色的鬼影眼中怒火燃燒:“奸夫**,你們兩個都要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到你和珍妮的對手戲了”導演手中抓著一把折扇,輕輕一甩說道:“劇本你們兩個也看過了,這場戲你們兩個劍拔弩張,但不是打戲,拿著劍理論就可以,快點搞定大家去吃夜宵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徐樂民拔出道具刀,明晃晃的刀面,反射著劇組燈光。

    他看著珍妮,剛想開口說臺詞。

    誰知珍妮一瞪圓杏眼,拔出未開封的寶劍指著徐樂民:“徐樂民!納命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樂民愣住,不止是他,就連導演劇務等人也愣住,就連送鴨腿飯,留下來看拍戲的貢叔都奇怪的看著場中的兩個人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四大名捕之中絕對沒有一個叫“徐樂民”的角色。

    導演剛吩咐過不要有打戲,珍妮就已經撲向了徐樂民,劍刃猛彈,晃扎著星光。

    她打女出身的底子展現的淋漓盡致,招招直撲徐樂民面門,打的徐樂民艱難提起刀來招架,卻還是不免落于下風。

    “珍妮,你做什么?”導演大急:“快,快攔住他們兩個啊!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一眾演員沖上去,但珍妮卻突然抽劍轉一圈,逼退沖過來的人,喊道:“這是我和他的事,你們滾開!”

    劍刃明晃晃,即便沒有開鋒那也是鐵條,抽在身上疼痛難耐!

    “我和你?我和你有什么事?你是不是瘋了?”徐樂民對珍妮突然發瘋的行動感到惱怒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你的命”珍妮又一次撲向徐樂民。

    “瘋女人!”

    徐樂民丟下刀,轉身逃跑。

    “珍妮真是搞什么?”一筒在旁看著干著急。

    “不對勁啊”

    “貢叔?你看到什么不對勁的?”一筒看向身旁來送鴨腿的貢叔,問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徐樂民這個混蛋怎么招惹珍妮的?”

    “招惹什么?”貢叔古怪的看著一筒:“我是說珍妮性情大變,很像中邪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中邪?對了!昨天我讓珍妮在下棺的時候轉身避諱,她當時不信,而且還突然像被人推了一下,差點摔倒啊!”一筒回想起當時的場景,再看著此時突然狂性大發的珍妮,似乎找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“貢叔,你有沒有辦法?”

    “沒有”貢叔用看白癡的目光看著一筒:“我只是個賣鴨腿飯的,難道還能會抓鬼啊?”

    “也對啊”一筒尷尬的撓著頭,認同了貢叔的話。

    場中的戰斗愈演愈烈,徐樂民已經落入下風,有幾次在劍刃之下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“珍妮,我們之間肯定有什么誤會”徐樂民粗喘著氣躲避著,珍妮的進攻手段比電影中還要危險百倍,躲避便耗光了徐樂民大半的體力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你死,讓你來陪我!”

    珍妮又提起劍來,對比徐樂民大喘粗氣難以動彈,珍妮氣息絲毫不亂,反倒是有越打越痛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滾開,別攔著我!”珍妮突然停下,對著空氣大喝。

    “我?好好,我滾!”徐樂民如蒙大赦,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回來,我說的不是你!”珍妮大聲說著,臉卻又轉向了徐樂民的方向:“別攔著我,滾開!”

    徐樂民悄悄的挪動身子。

    眾人這才發現珍妮竟然對著空氣大罵。

    “撞邪了,真的撞邪了貢叔,你有沒有辦法啊?”

    “辦法我當然沒有,等等……”貢叔從身上一陣翻找,掏出一張黃紙符遞給了一筒:“這東西不知道有沒有用,你貼到珍妮身上試試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馬上就去!”一筒抓著黃紙,從人群中沖出嗎,夾著黃紙一巴掌拍在珍妮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珍妮慘叫倒地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珍妮在眾人圍觀下終于清醒過來,她有些茫然:“我剛才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貢叔,你的符真靈啊”一筒興奮的說道,不過當他目光看向自己手上黃符時,表情變的尷尬:“貢叔抱歉啊,你的符燒壞了。”

    黃符碰到珍妮的后背,瞬間點燃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,這張符我留著也沒用”貢叔搖搖頭:“不過你們既然已經撞邪了,最好還是找法師驅邪吧。”

    貢叔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:“我該回去睡覺了,年齡大撐不久嘍。”

    “貢叔慢走~”

    人群散開一條路,現在無人再敢輕蔑看貢叔,大家心中猜測,要么貢叔自己是個世外高人,要么他認識一個世外高人,但無論如何,貢叔都不是普通做鴨腿飯的店鋪老板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山墳地。

    撲通!

    小平頭趴在一個墳頭,粗喘著氣:“這怎么搞啊?”

    他手里有林徐成給的黃符紙,帶移動電源的捉鬼吸塵器,以及紅線,桃木劍。

    但是這些與身后的鬼魅身影比起來,統統不好用!

    “啊!又來了!”小平頭看著晃晃悠悠從遠處飛來的紙傘,即便已經筋疲力盡,他還是強撐著從地上爬起來跑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平坦的地面,小平頭卻一個踉蹌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”細碎的腳步聲從旁經過。

    小平頭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,無奈大喊:“又是你,掃把星!”

    他發現自己被鬼捉弄,遠比不上掃把星帶給自己的霉運。

    約摸著半個小時。

    眾人狼狽的跑回到小屋前,卻發現林徐成正躺在搖椅上悠閑的吃著葡萄。

    幾人剛準備發牢騷,林徐成朝身后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紙傘又一次從黑暗中飛過來,靜靜的漂浮在林徐成身后。

    傘中那妙曼迷人的身形逐漸出現,只是在其他人眼中,這美麗卻不低對方帶來的恐懼。

    “小蝶,匯報一下情況”

    “是,道長……長官!”魏小蝶吐著粉紅舌頭,然后說道:“金麥基,孟超,掃把星,小巫婆,胡芬妮,表現都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耶!!”幾人興奮的從地上爬起來,拉著手歡呼。

    “羅密歐膽子很小,不過能做到這種程度,勇氣可嘉。”

    “thank you! madam”羅密歐依舊不敢抬頭看魏小蝶,強撐著腿哆嗦敬禮。

    “好,收工”林徐成丟下葡萄枝,任由自然消解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起紙傘,輕輕合攏。

    女鬼魏小蝶隨之消失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,我呢?”小平頭從地上爬起來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林徐成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評價呢?”小平頭指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會向胡sir提交申請,把你從這個部門調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小平頭興奮的點頭,但他很快又搖頭:“不好,不好啊sir!如果這里不要我,我就沒地方可去了。”

    只不過林徐成沒有聽他解釋的意思,已經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早先離開的汽車,不知何時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好耶,不用在墳地過夜了!!”幾人興奮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過來燒點紙,我們借地方,打擾了別人休息,要過來道歉的”林徐成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yes,sir!”眾人敬禮。

    能夠輕易的與鬼神打交道,甚至身旁就有一只美艷的女鬼。

    幾人在見到林徐成之后非但沒有見到偶像真人的失望,反而更加的驚嘆,感嘆對方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林徐成剛帶著2002在門口組織起來:“金麥基和孟超呢?”

    對他的詢問,其他人搖頭,表示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阿成!阿成!”胡警司從遠處跑來,臉上帶著興奮。

    “胡sir,什么事?”林徐成問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申請的那個軍營,對方全部撤兵了,今天一大早就把地方讓給我們啊!哈哈哈,果然我胡警司還是很有面子的嘛!”

    胡警司得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林徐成臉色卻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這次軍營之旅可不普通。

    “胡sir,我之前申請的裝備怎么樣了?”林徐成問道。

    “黃紙和朱砂?我已經讓金麥基和孟超去抬了”胡警司指著身后,果真金麥基和孟超兩人抱著大箱子正費力的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先取裝備,然后集合授課”林徐成說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們不去軍營再教?”胡sir不解的問:“那里條件很好的!”

    “軍營好啊,我還從沒去過軍營呢”

    “是啊,聽說那些都是作戰特種部隊!”

    幾人嘰嘰喳喳的討論開來,對軍營升起了濃郁的興趣。

    林徐成一句話斷絕了幾人的期盼:“如果不想死,就準備充足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成,那個軍營應該不會有問題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只是防患于未然。”林徐成揮揮手:“金麥基!孟超!發裝備!”



★★平凡文學★★ 如果覺得我在鬼片世界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
北京赛车官方网站